铸造车间

40万元进口原料运到国内成垃圾 是谁掉的包?

  原标题:40万元进口原料运到国内成垃圾,供货商、检验方、购买方谁掉的包? 李浩是一名中国商人,201

  原标题:40万元进口原料运到国内成垃圾,供货商、检验方、购买方谁掉的包?

  李浩是一名中国商人,2017年9月她与巴基斯坦一家公司签订了购买300吨精梳落棉的合同,并委托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南亚有限公司(CCICSA)进行第三方检测。

  经检测,货物质量符合工厂要求以及出口到中国的标准后,由CCICSA工作人员亲自打上了他们的封识。然后由汽车将装有货物的集装箱运到港口装运,只是,当集装箱抵达中国港口,中国海关和商检人员打开集装箱却发现,所有货物基本都是垃圾。

  发现货物有问题,李浩立即与巴基斯坦供货商、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南亚有限公司进行交涉。然而,供货商却拒绝退款,并称CCICSA已经检测合格且打上了封识,出事了就该去找他们。而CCICSA方面则表示,需要提供具体的证据。

  李浩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她是一名中国商人,在德国有自己的国际贸易公司,从事纺织原料和纺织废料等贸易。

  2017年9月7日,她与巴基斯坦Honest Trade& Manufacturer Uultan Pakistan签订了购买300吨精梳落棉的合同,并亲自前往巴基斯坦验货。李浩说,她亲自检验的货物有好的也有不好的,但基本不影响使用。

  签订合同后,供货商因货物不足无法足量提供300吨,李浩只好同意先发50吨,分装两个集装箱。货物确定后,李浩委托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南亚有限公司(CCICSA)进行第三方检测。

  李浩介绍,国外货物出口到中国必须进行第三方检测,看是否符合出口到中国的标准。

  红星新闻记者从中国检验认证集团(中检集团、CCIC)官网了解到,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南亚有限公司是中检集团海外公司之一,总部位于斯里兰卡,业务网络覆盖印度、斯里兰卡、孟加拉、巴基斯坦、尼泊尔、缅甸等国家。官网信息显示,中检集团是经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(AQSIQ)许可、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(CNCA)资质认定、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(CNAS)认可,以“检验、鉴定、认证、测试”为主业的独立第三方检验认证机构。

  9月28日,李浩申请CCICSA进行装运前检查。10月2日,她与CCICSA派人共同前往巴基斯坦供货商位于拉赫的工厂验货、拍照。共同检查合格后,由CCICSA工作人员亲自打上他们的封识,然后由汽车将集装箱从拉赫运到卡拉奇港口装运。

  两个集装箱于10月9日从巴基斯坦卡拉奇港口出发运往中国,在集装箱抵达中国上海港口后,中国海关和中检人员打开集装箱却发现,货物基本都是垃圾。得到通知后,李浩公司负责人前往港口和海关一起拍照、录像。

  “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,我们的货物被巴基斯坦方掉包了。”李浩说,从拉赫到卡拉奇港口有一千多公里的路程,集装箱车在路上需要两天时间。她怀疑他们是在拉赫去卡拉奇港口的途中破坏了中检集团的封识,将货物掉包。“如果当时跟着去港口也许就不会出问题了,但我在印度(进口材料)也不需跟着去港口”。她说。

  根据李浩提供的文件和图片,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,在巴基斯坦装货的集装箱号码和抵达中国的集装箱号码是一致的。在巴基斯坦拍的照片中,集装箱里的货物是完好的。但到了中国,同样的集装箱,货物却完全不一样了,“都是一些根本无法使用的垃圾,顶多能拿来种蘑菇。”李浩说。

  对于李浩“货物被巴基斯坦供货商掉包”的说法,供货商Samee Shah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否认道,李浩在撒谎。他说,李浩亲自在场监督装货和看着CCICSA打上封识,他们公司只是提供了公司名称用于货物装载。李浩收到货物后为了赚更多钱,才用垃圾货物来指控他们。

  Samee承认运输集装箱的卡车和司机是由他安排的,因为他是发货人,但他称集装箱贴上CCICSA的封条后就不可能再被打开。“希望你明白,如果质量不好为什么她愿意购买这批货物。”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。

  根据合同,李浩于10月4日和10月18日,分两次向供货商Samee Shah支付了所有货款,并于10月18日向CCICSA支付了检测费用。李浩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总费用大约为40万人民币。

  货物出问题后,李浩立即与巴基斯坦供应商和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南亚有限公司(CCICSA)进行交涉。

  但巴基斯坦供应商Samee Shah却拒绝退款,他们的理由很充分:李浩公司委托CCICSA在工厂共同检验了货物,检验合格并打上中检集团的封识,而且已出具了合格证书,出了问题和他无关,让李浩找中检集团索赔。而且李浩委托第三方(CCICSA)检查也是缴纳了费用的,出了问题应该找他们。

  李浩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她从2017年11月16日起,就多次微信联系CCICSA总经理,对方回复“是货代跟供应商搞的鬼,你找我们也要提供确凿证据”后,就再也没有回应。

  李浩在持续追问下,对方于11月21日回复“我们一定会给你个说法”后,便再无答复,李浩向CCICSA发去的邮件,也石沉大海。

  在巴基斯坦供货商和CCICSA处没有得到回应的李浩,便给巴基斯坦驻中国大使馆经商处发去邮件,说明自己的遭遇。红星新闻记者看到,大使馆12月18日在邮件回复中让李浩提供合同、发票、银行转账记录、对方联系方式等相关证明,并称已经将她的情况移交给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(CCPIT)处理。但李浩至今没有收到CCPIT的联系和答复。

  李浩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之前她一直在印度进口原材料,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。这次前往巴基斯坦拿货,是因为价格相对印度稍微低一点,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损失。

  2018年1月8日,李浩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她打算近期再赴巴基斯坦。“如果不去,钱不可能要得回来,即使去了也不可能100%要回来,但必须一试。”李浩说,去巴基斯坦,她打算向有关机构报案,同时她也希望CCICSA能参与解决此事。如果CCICSA能出面,肯定比她个人力量大。

  1月9日,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CCICSA总经理朱先生,他承认在李浩事件中CCIC的封识遭到恶意破坏。“我们的封识可不是贴上去的,不破坏是取不下来的”。对于供货商的“CCIC检测已合格,并打上了封识,出了问题应找他们”的说法,朱先生回应称,不能仅凭供货商的话就找我们,需要有证据才行。

上一篇:万博亚洲正规品牌:建材原材料涨价装修要多掏钱啦

下一篇:德媒揭秘意大利番茄酱“身世之谜”:原料都是中国西红柿

CopyRight 2017 万博亚洲正规品牌|意甲赞助商版权所有 | 网站地图